本報記者 董偉《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20日10版)
  自2012年起,隨著一系列利好政策的出台,中國醫療衛生領域的投資迎來了春天。各路資本紛紛摩拳擦掌,意圖大幹一場狠賺一筆。近日,有研究表明,社會資本辦醫自是趨勢,對社會也是好事,不過,對於這番投資熱潮,人們卻要保持冷靜,尤其是政府應對投資主體在源頭上進行有效監管,方能好事辦好,讓百姓真正受益。
  這份名為《中國民營醫院發展報告(2014)》的研究,由中國醫院協會民營醫院管理分會和香港艾力彼醫院管理研究中心聯合策劃。該研究意在通過對2013~2014年民營醫院生存與發展現狀進行分析,揭示該領域表象之下的諸多真相,並論證民營醫院不可盲目擴張。
  誰對辦醫感興趣
  報告主編、中國醫院協會副秘書長莊一強稱,目前,對投資醫療比較感興趣的有三類企業:大型國有集團公司或醫院管理公司、醫葯企業和專業投資機構。
  大型國有集團公司或醫院管理公司實力雄厚,投資醫院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整合產業鏈資源,通過資源的集聚整合產生效益,因而醫院本身是否營利並不是其關註的重點。同時,由於其國有背景和與政府的關係,更容易拿下優質的公立醫院資源。
  醫葯企業的算盤也類似。它們投資醫院更多出於產業鏈整合的戰略目的,就其投資的醫院而言,營利不是第一目的。
  專業投資機構則不然。這類機構可分為風險投資機構和私募股權投資機構。風險投資是指由職業金融家將募集的資金投入新興的、迅速發展的、有巨大競爭潛力而處於創業初期的企業中,在企業不斷成熟之後,通過上市、收購兼併和股權轉讓等方式獲得超額利潤。通常VC(風險投資)會投資於企業創辦初期,投資資金較小,風險較大,回報率較高。私募股權投資指通過私募形式對私有企業,即非上市企業進行的權益性投資,在交易實施過程中附帶考慮了將來的退出機制,即通過上市、併購或管理層回購等方式,出售持股而獲利。PE(私募股權投資)投資於企業成熟期,資金相對較大,風險相對較小,回報率相對較低。無論是VC還是PE,這類資本均以盈利為根本目的,因而更關註回報率更高的民營專科醫院以及高端醫療機構,這類資本的主業集中,營利模式清晰且容易複製。
  另外,隨著大健康產業的興起,醫療地產、養老地產等也吸引了投資者的關註,這類投資者以房地產投資者和保險機構為代表。
  莊一強發現,現有醫改政策明確提出了推進公立醫院改革、鼓勵資本投資非營利性醫院,但對資本的來源以及屬性並沒有進行界定。根據公開資料統計,目前已併購有醫院業務的上市公司已達數十家。這部分上市公司在對醫院進行投資時,有的直接投資了營利性醫院,有的仍然投資非營利性醫院,或者在投資非營利性醫院後迅速將其轉變為營利性。
  醫院期盼什麼
  面對越來越多的股權與債權投資者,民營醫院也表達了對資本外附加值的期望,希望投資者更多著眼戰略視野,在提供資金的基礎上為醫院帶來更多具有協同效應的資源,從而在獲得投資回報的同時,幫助醫院更好發展,形成長期的戰略合作關係。這其中,人才、管理以及土地是醫院最關註的附加值。
  報告副主編、中國醫院協會民營醫院管理分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王培舟稱,醫療人才是當前中國民營醫院運營中最缺乏的資源。由於醫療資源的不平衡,公立醫院對於醫療資源行政化的壟斷限制了人才向民營醫院的流動。同時,中國醫生資源整體短缺,而種種資源的傾斜使得更多的醫生嚮往去公立醫院就職,以求更好的職業發展道路、持續穩定的經驗積累以及更完善的醫療社會保障。這些都導致了民營醫院在吸引人才方面的先天不足。
  在協會組織的專項調查中,不少民營醫院院長表示,目前民營醫院的人才現狀是要麼老、要麼小,不是剛畢業的學生就是已經退休的老醫生,正當年的醫生資源緊缺,往往還會出現培養了幾年的畢業生被公立醫院挖走的情況。
  當然,隨著多點執業逐步從政策轉向執行層面,民營醫院與公立醫院建立多元化的關係,都將成為未來民營醫院解決人才缺口的方式。一方面,能為民營醫院帶來人才資源的投資者往往最受醫院管理者的青睞;另一方面,民營醫院和投資方也可以共同探索多元化的人才獲取方式,例如與公立醫院合作等。
  民營醫院普遍在管理能力上欠缺,醫院的建立者通常以有從醫背景的人員為主,投資者能為醫院帶來具有國際標準的醫院管理經驗,例如JCI(國際醫療衛生機構認證聯合委員會)認證與流程管理等,從而幫助醫院提升服務水平、優化成本管理,可以使投資更具有吸引力。
  “這些管理輸入無論是在民營醫院還是公立醫院轉制時,在醫院選擇投資人時都是至關重要的。”王培舟說。
  土地是民營醫院在擴張過程中必然面對的問題,具備一定政府資源與協調能力,能夠幫助民營醫院獲得土地使用權的投資者,也是具有吸引力的。這幾年,有不少房地產商投入到醫療服務行業中來,他們並沒有醫院管理方面的經驗,也無法帶來高質量的醫療人才,更多的是依靠其對土地獲取方面的經驗與良好的政府關係,為醫院提供價值。
  王培舟發現,民營醫院對於這些附加值的需求,有時會超過其對於資金的需求。“一方面,這些資源要素為醫院的迅速發展提供助力,為民營醫院和投資方都帶來更高的價值;另一方面,擁有這些附加值的投資者也能在眾多社會資本對優質標的的角逐中脫穎而出,而不是簡單的價高者得”。
  這已經在安琪兒醫療的B輪融資競逐中體現出來。紅杉資本之所以順利勝出,與安琪兒看重紅杉資本在互聯網和連鎖經營方面的經驗和能力不無關係。
  逐利與公益,無法調和的矛盾
  報告稱:“資本的天性是為了逐利,也就是說,投資必須‘有利可圖’,上市公司尤其如此。投資營利性醫院可以完全運用市場化的運作手段,通過醫療資源的整合與優化配置對醫療供求進行調整。非營利性醫院則與營利性醫院不同,非營利性醫院並非不能營利,然而盈利絕對不是其生存和發展的主要目的,目的的純粹性與手段的市場化難以統一,使得醫院的非營利性與資本的逐利天性之間存在著一個基本的邏輯悖論。”
  目前,從投資醫院的上市公司來看,多數公司為醫葯企業,其投資醫院的目的多為達到產業鏈下游的延伸,補充其藥品營利能力的下降。在目前國內藥品銷售市場上,醫院占據了80%的市場份額,醫院這一渠道對藥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同時,隨著新醫改政策對藥品價格管理愈來愈趨於嚴格,藥品的利潤空間被一再擠壓,這使得許多藥企開始轉型,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將醫院作為其目標,開始積極佈局投資醫院。
  引入社會資本將激活公立醫院行業的活力,與公立醫院形成良性競爭,打破其壟斷地位。非營利性醫院的公益責任如何保障?莊一強認為,醫院投資主體的改變會對醫院屬性、營利模式帶來根本的變化,如果不對投資主體在源頭上進行有效的監管,而僅關註最終的結果,勢必會帶來“掛羊頭賣狗肉”等行為。因為資本具有逐利的天性,沒有動力為了履行公益責任而長期承擔偏低甚至難以回收的投資回報率。
  在莊一強看來,如果不對逐利性資本投資非營利性醫院進行有效監管和制度約束,將使得被投資的非營利性醫院既享用了政府對於非營利性醫院在政策、資金、管理等方面的扶持,又在實際上並沒有以公益性為基本目標或者長期目標,僅僅在短期以持有為目的,謀求在更長的時期內尋找機遇以實現其營利目的。從長遠來看,仍然只是非營利性醫院的“偽發展”:醫院在經濟上發展了,而其公益性被損害,最終損害公眾的利益。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衛生管理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則提供一種非營利性的可能路徑:由於我國目前的公立醫院從其經濟運營的本質來看已經是一種社會性的機構,已經具備了非營利性機構的經濟屬性,因此我國目前的公立醫院離非營利性醫院的距離並不遙遠。
  “將我國現有的公立醫院改造成非營利性醫院,其根本途徑在於政府放權,將權利交還給醫院,交還給社會。”蔡江南說。  (原標題:報告顯示民營醫院不宜盲目擴張)

il34ill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